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调价能否缓解打车难

2019-03-09 08:07:51

调价能否缓解“打车难”?

出租车租价调整方案被寄予了缓解北京 打车难 的厚望。

一边是消费者不断抱怨日常出行 打车难 ,另一边的出租车司机也遭遇着 营运难 、 挣钱难 的困扰。受此影响,出租车行业供需矛盾和服务水平不高的问题日益突出。据报道,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发布的信息显示,今年4月,北京市出租汽车行业共受理投诉1499件,其中,近六成为拒载、超三成为不规范服务、一成为绕路多收费。

为解决上述问题,5月7日,北京市发改委发布了《北京市出租汽车租价调整和完善燃油附加费动态调整机制的听证方案》,提高了出租车的起步价、里程价和等候费。

然而,单纯的价格调整能否真正缓解 打车难 ?出租车司机还面临着那些运营难题?带着这些问题,采访了部分消费者和出租车司机。

疑问:

多年未调价导致 打车难 ?

出租车价格调整早有征兆,去年底,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在京发布了《公共服务蓝皮书:中国城市基本公共服务力评价》。《蓝皮书》显示, 打车难 已经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较为普遍的问题,超过五成的人 打车 等待时间在10分钟以上,仅一成人等候出租车的时间在5分钟之内。此外,《蓝皮书》还显示,上下班高峰时段很多司机不愿意跑拥堵路段和主城区,导致市民在一些交通枢纽、商业中心、医院附近很难 打车 出租车行业不规范,拒载行为屡屡发生。

5月6日清晨八点,北京市西城区自新路口西南侧聚集了近十位等待 打车 的乘客,其中包括了袁女士和她三岁的女儿。正急于带孩子到儿童医院看病的袁女士告诉,自己在这里已经站了半个小时,期间至少有3辆空车经过,但是看到自己招手后,这些车并没有停下来。

不只是带孩子的家长 打车难 ,老人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在新浪微博,看到一位友抱怨称,自己在路上看到一位年近80岁的老人在路边 打车 ,几辆亮着空车标志的出租车疾驶而过,并不理睬老人。

对于乘客的抱怨,出租车司机也有着自己的解释。6日上午,乘坐出租车的过程中结识了司机袁师傅,他向解释了老人、儿童 打车难 的原因。他告诉,高峰时段特别是早高峰时,带着孩子的家长 打车 的目的地多为学校,老人的目的地则为医院,这些地点往往位于拥堵路段,不仅耗费时间、增加油耗,而且也加大了剐蹭的风险。

对于这些乘客的抱怨,袁师傅表示很无奈。在他看来,自己每天工作10多个小时,甚至顾不上吃饭,辛苦一个月,收入仅为3000多元。

司机:

调价后可能更挑活儿

5月9日上午九点左右,在北二环附近的护城河边,数十辆出租车停靠在这里,司机们或在车里睡觉、听广播节目,或站在路边抽烟、擦车。

马上就要交班了,没时间跟你聊。 面对的攀谈,一位自称姓闫的出租车司机言语中透出警惕。然而,当强调是关于出租车价格调整的问题时,他才答应说几句。

闫师傅50多岁,在业内算得上是老资历的司机。谈到此次价格调整,他表示, 早该涨了,这些年油价、物价都在不断上涨,司机的收入相当于变少了。

但是,对于 此次调价后,出租车司机的工资可达6000元以上 的说法,闫师傅却有着自己的看法。在他看来, 价格上涨有可能会造成乘客数量的减少,我们的收入反而会受到影响。

提价后能否解决消费者的打车难题呢?面对的提问,闫师傅反问, 你知道这些车为什么都停在这里吗?每天上午7点至10点,市内各个路段都堵,拉一趟活儿挣的钱还不够汽车长时间怠速耗费的油钱。所以,大家都把车聚集在这里休息,等着交接班。

也正因此,此次调价方案也提出, 高峰时段低速等候费由原来每5分钟加收1公里租价提高为每5分钟加收2公里租价,其他时段仍按每5分钟加收1公里租价执行。

对于上述调整,闫师傅并未盲目乐观,他认为,调价后部分司机可能更挑活儿,倘若司机抢在高峰期前挣够了当天的 份子钱 ,就有可能提前休息了。闫师傅举例称,每天早高峰的拥堵时间大约是两个小时左右,这期间自己多只能拉两个活儿,收入不过50 80元。而凌晨2点到4点,同样是两个小时,却经常能够接到往返远郊区县的活儿,来回就能有200多元的收入。

不只是闫师傅,5月10日清晨,乘坐出租车时遇到了司机冯师傅。她告诉,自己每月总收入能够达到6000多元,减去3000多元的 份子钱 ,净收入不过3000元左右。在冯师傅看来,即便打车价格调高,每月不过增加1000, 份子钱 仍是其中的 大头 。 而且,我都不敢生病,休息一天, 份子钱 照收。 冯师傅补充说。

消费者:

近三成人将减少打车次数 需求或被抑制

家住北京市南二环附近的韩女士每天打车上班,她告诉,自己的工作单位位于南三环,距离居住地5.6公里,平时打车的花费接近18元。然而,将来起步价调整后,打车费将由原来的10元起步价+3元燃油费+(5.6公里-3公里) 2元,变为13元起步价+1元燃油费+(5.6公里-3公里) 2.3元或2.6元,即20元左右,涨幅超过11%。韩女士无奈地向表示,由于日常工作较繁忙,自己不得不选择乘坐出租车上班,长年累积下来,出行成本必然会增加不少。

5月2日,也从零点研究咨询集团获得了针对此次出租车调价的民意调查数据。此次调查的对象是200位北京常住居民,年龄从16岁到70岁。调查显示:47.7%的北京居民认为调整后的 起步价和每公里租价都太贵了 。对于日常出行基本靠出租车的受访者来说,持此观点的比例更高达62.5%。

而实际上,根据 零点 公司的调查,今年1月至4月中旬,北京居民打车的人均花费约为337元,粗略估计一年打车支出约为1200元左右。而调价后,将有30.5%的北京居民会减少打车次数,对市场的影响较大。但是整体看,出租车调价对低收入群体的影响更大。其中,将抑制近四成的低收入人群、约三成的中等收入人群和两成多的高收入人群在打车方面消费。

观点PK

正方

油价等成本上升,运营成本增加

出租车运价将依法调整

北京市交通委主任刘小明:

对于北京打车难的问题,究其原因非常复杂,不能单靠涨价来解决,因此要出台 一揽子 综合改革措施进行治理,但我认为价格无疑是调控的重要因素之一。因为司机师傅的经济压力大,甚至干活赔钱,自然会出现高峰时段不运营的问题。出租车涨价的关键是合理分配出租车行业利润、让司机受惠,真正使调价后的收益全部归司机所有。

知名财经评论员马光远:

,支持涨价,目前的运价偏低是事实,该涨就涨,无需遮遮掩掩,偷偷摸摸;第二,涨价的前提是把账算清楚,出租车行业的利润究竟是多少,出租车公司拿走多少,涨要算清楚,算不清楚,只能反对;三,北京出租车的体制是坏的,必须改,这是解决的根本办法。

反方

油价涨,出租车就得涨价吗?

涨价不如降 份子钱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特约观察员陈建利:

目前出租车司机都是在给出租车公司的老板打工,每月雷打不动的 份子钱 ,就是两者之间的利益纽带。处于弱势一方的出租车司机收入增加了,谁又能保证他们的老板不会变相多收 份子钱 呢?又由谁来进行监管呢?所以有人说,涨价还不如降 份子钱 。

中国消费者协会副会长、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刘俊海:

北京出租车价格多年来没有调整是事实,即便调整也应该多方分摊成本,包括政府和出租车公司,而不应该全部转嫁到消费者头上。短期来看,保障消费者或者说打车者权益是要把 份子钱 降下来,让消费者获得更合理的打车价格。长期来看,从根本上保障消费者权益,就要转变出租车管理体制、打破垄断,更多地让市场竞争来决定价格,也依靠市场竞争提升行业服务水平。

rfid读写器
24小时下钱捕鱼游戏
北京电子元器件回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