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西塞提究竟会不会重蹈密松的覆辙呢

2019-05-22 01:02:0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3月20日,外媒报道称,中国在尼泊尔的西塞提(West Seti)水电项目被迫暂停,参与该项目的中国三峡集团考虑撤资。

然而,3月22日,三峡集团内部人士向表示:外媒的报道不准确。同日,尼泊尔自然资源委员会委员 Laxmanprasad Ghimire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说:(尼)政府已于昨晚做出了回复,一周内国会将对政府的回复进行讨论,并终裁决。

西塞提项目的命运正悬在空中。这令人想起去年10月中国密松水电站被缅甸政府叫停的类似波折。二者同为中国在当地的水电站项目。

西塞提究竟会不会重蹈密松的覆辙呢?

还不是合同

西塞提水电站矗立在尼泊尔西部的西塞提河上。今年2月29日,我国长江三峡集团(下称三峡集团)与尼泊尔能源部签署了西塞提项目的投资开发谅解备忘录(MOU),获得该项目的开发权。

根据中尼双方的设想,西塞提水电站将建为拦河坝式可调解水电站。这意味着,在尼泊尔的冬天,西塞提将驱动750MW的装机容量,缓解当地长期以来的电荒。

过去我们建水电站是为了供给印度能源,尼泊尔前水电部长Dibak Gyawali对本报说,但西塞提的建设是为了我们尼泊尔自己的发展。

这是(尼泊尔)历史上次,Gyawali强调说。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尼泊尔政府联合中方对西塞提项目投入16亿美金。其中中方占股75%,尼方占股25%。中方还为尼方从中国进出口银行申请了一笔软贷款。这类贷款利息较低,偿还期很长,通常用于贫困地区救济性项目。尼方股份出资即来自此项贷款。

尼方对于资金的重视源于之前的教训。15年前,澳大利亚雪山工程公司(Snowy Mountains Engineering Corporation)曾获权开发西塞提水电站。但就是因为资金问题而放弃。Gyawali回忆说。

中方也非常重视此次合作。据了解内情的人士披露,西塞提项目的实际投资额超过16亿美金,是中国企业在尼投资额的项目。

正是由于所涉金额高昂,所以双方签订的只是MOU,出席签字仪式的中方官员对本报分析说,MOU不是的商业合同。

上述官员还透露说,三峡集团仍在斟酌,中方介入西塞提项目的终形式应是投资还是工程承包。选择投资形式会加大项目回收的风险,选择工程承包则会降低项目的利润,可谓各有利弊。根据中国企业在尼泊尔经营的情况来看,目前选择保守的工程承包占多数。

尼国政治角斗

尽管西塞提项目对尼泊尔经济而言是一个进步,但它在政治上是一个倒退。

政府没有取得国会同意就签了MOU,尼泊尔国会议员 Laxmanprasad Ghimire说,这里有个合法性问题。

Ghimire对政府的一权独大感到不平。他是尼泊尔自然资源委员会的11位主要成员之一。他组织该委员会起草了16问,从法律、技术和财政三方面,质疑尼泊尔政府不透明招标的行为。

16问已经提交给了政府,并得到了官方答复。现在该答复正进入国会审核阶段,具体结果将于26日后公布。

谁将负责建造运输线?怎么分成?怎么安置建设水电站造成的移民?这些都是问题。但只有少数政府官员才看到MOU的内容。这令人不安。前水利部长Gyawali也表示了担忧。

我们要的是透明度。 Ghimire一言以蔽之。

然而,一位中方驻尼官员对本报说:(这是)通过攻击项目来攻击政治对手。

Ghimire是大会党(Npali Congress)的成员,而另一位积极攻讦政府在西塞提项目作为的国会议员Shanta Chaudhary是联合马列尼泊尔共产党(UML)的成员。

大会党和联合马列尼泊尔共产党在去年8月的尼泊尔大选中败给了毛派尼泊尔共产党(Maoists)。这令曾经执政2年的联合马列尼泊尔共产党相当不满,一直期望夺回政权。

尼国的党派之争导致西塞提项目遭到狙击。对于在野党不透明的质疑,执政党以国家利益予以回应。

我毫不犹豫地告诉你,那些反对西塞提项目的人不利于国家利益,尼泊尔能源部部长Post Bahadur Bogati在尼国媒体上说,西塞提项目对尼泊尔的国际利益而言,是的协议。

Bogati部长力主签下西塞提项目。他恰恰隶属于毛派尼泊尔共产党。

微妙的地缘

尼泊尔独特的地理位置也令西塞提争端变得敏感。执政的毛派尼泊尔共产党总理曾表示,他将在中印之间实行等距离外交。但这一外交政策想要落实并不容易。

印度对尼泊尔的影响很大,无论是国会议员还是各个党派中都有亲印的政治势力。中国南亚学会理事会会长孙士海说。

事实上,Ghimire所在的大会党就是亲印度的。而且,早在50年前,印度就已经介入尼泊尔的水电站开发项目。因此,西塞提项目被印度视为中国试图对尼泊尔施加影响的一次尝试。

尼泊尔对于中国西藏地区的安全和稳定十分重要,中国需要向尼泊尔提供更多的经济支持,以遏制恐怖主义、宗教激进主义和分裂主义,尼泊尔观察家陈在田说。

至于中国通过经济建设试图达到政治加分的效果,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王逸舟对此专门提出了创造性介入概念。

王逸舟指出,中国在提供政治制度和公约、指定国际规则、帮助弱小国家、提供方案上,做得还很不够。中国应提供更多的公共产品及援助,使未来国际格局的演化和人类共同体的进步有中国的印记和贡献。

在本月19日回答媒体关于西塞提项目的提问时,外交部发言人洪磊仅表示:我们一贯鼓励中方有实力、信誉好的企业赴尼泊尔投资兴业,实现互利共赢。

西塞提是个好项目,说都不为过,但难就难在如何正确地发展它,要照顾到政治、外交、经济、社会、环境各个方面。 Gyawali在评论西塞提项目的未来前景时说。

新宝宝新妈妈•新知新生(下)
喝豆浆会生病?这样喝豆浆小心引发疾病
山东省疾控中心组织开展廉政警示教育现场观
分享到: